谁“瓜分”了喜剧人?

2019-01-29

原标题:谁“瓜分”了喜剧人?

文 │奥那

时间回到五年前,那是一个外界以为喜剧综艺可以取代真人秀风口的时候。喜剧综艺数量呈“井喷式”的爆发,平台轮番上演着同质化内容,《欢乐喜剧人》却凭借独特的风格,一经播出就迅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作为综N代,《欢乐喜剧人》在2019年伊始开播了第五季。在目前已经播出了两期的情况下,豆瓣暂未收获评分。作为一个曾经的现象级综艺,当初有多热闹,如今就有多寂寥。

节目组虽然扩宽了新人的邀约范围,但事实上,很难再找到当时如沈腾、岳云鹏、贾玲等一样的喜剧大咖加盟了。而熟悉节目的观众也会发现,所谓的新人,其背后站着的喜剧厂牌依旧是那么几个。

作为喜剧综艺的抗鼎之作,《欢乐喜剧人》的出现曾让外界看到喜剧崛起的力量,也同时撼动着喜剧行业的格局。但好景不长,喜剧人才机制培养的缓慢,以及对内容严苛的要求,《欢乐喜剧人》经历几季的变化,逐渐不再是生产优秀喜剧内容的平台,反而成为培养“笑星”的工厂。越来越多的新人一头挤入,舞台似乎沦为一些喜剧厂牌的人才孵化之地。

四大喜剧厂牌垄断《欢乐喜剧人》?

能将不同特点的喜剧人与喜剧团队相聚在一起,共同为观众呈现一出喜剧视觉盛宴,这是《欢乐喜剧人》的成功之处。“喜剧”这门生意也随着节目的走俏开始被重视了起来,喜剧人背后的喜剧公司自然成为了市场的宠儿。

倘若回溯根源,《欢乐喜剧人》里面出现最频繁的面孔,无疑还是国内喜剧行业的四大喜剧厂牌,即开心麻花、德云社、大碗娱乐,辽宁民间艺术团。

尽管他们在加入《欢乐喜剧人》之前,已经得到市场的认可,但却是通过《欢乐喜剧人》的舞台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大放异彩,不仅为自身的喜剧厂牌奠定了形象基础,也为国内喜剧行业输送了一批中流砥柱。

寻求上市的开心麻花

这个2003年在全国首创“贺岁舞台剧”概念,至今推出二十余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舞台剧,有着众多的舞台剧种类和经验的公司,开心麻花原本一直在舞台剧方向深耕。2012年,旗下喜剧演员沈腾、马丽、艾伦、常远等凭借《今天的幸福》《天网恢恢》等小品,成为央视春晚青睐的对象。

2015年,开心麻花又在影视行业开始涉足,电影《夏洛特烦恼》以14亿的票房成绩成为年度国产电影黑马。同年,沈腾获得《欢乐喜剧人》第一季的总冠军,往后的喜剧之路也越走越顺畅。包括在今年的春节档里,他在两部影片中担任主演,成为票房破百亿演员的候选人之一。

从线下演出到将市场验证过的成熟话剧搬上电影荧屏,再到艺人经纪的业务拓展,开心麻花逐渐走出了自己成熟的商业模式,也走向了上市之路。

2013年,开心麻花获得国家级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投资的2400万元。2015年12月,开心麻花在新三板挂牌。2017年6月,又向证监会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

目前开心麻花定位于喜剧公司,专注喜剧领域,以创建的喜剧品牌“开心麻花”为平台,致力于喜剧作品的创作与运营,喜剧人才的汇集和培养,欲打造一个全方位的娱乐体系。

高估值的大碗娱乐

喜剧演员贾玲在2016年组建了一家专注喜剧事业的文化传媒公司,即大碗娱乐。正式签约的艺人中包括张小斐、许君聪、何欢、卜钰等在众多喜剧节目及影视剧中有过出色表现的喜剧演员。

他们在这五年里,或作为主演或作为助演,都纷纷登上了《欢乐喜剧人》的舞台,甚至在其他喜剧综艺里也都担任过重要的角色。大碗娱乐更是自主出品了一档实景明星即兴喜剧综艺《开心剧乐部》,贾玲带领旗下艺人打响厂牌知名度的做法不言而喻,也成为资本关注的对象。

早在大碗娱乐还未正式成立时,就获得了A股上市公司北京文化的1000万元A轮融资,大碗娱乐彼时估值高达5000万元。其中,北京文化占股20%,贾玲是占股35%的最大股东。

除了艺人打造,据介绍,大碗娱乐不仅有个十几人的编剧团队,签约了孙集斌、刘宏禄等知名编剧,同时还拆分成“综艺节目,网剧,电视剧,电影”四个部门。显然,大碗娱乐想做的是打通喜剧全产业链。无论是喜剧综艺、影视剧,还是喜剧节目创作、艺人管理等产业布局。

增加商业价值的德云社

和其他两家喜剧公司相比,德云社的出身更加传统也更加复杂。作为中国著名的大型专业相声社团之一,德云社成立于1995年,原叫作“北京相声大会”,只有郭德纲、张文顺和李菁三个人在广德楼等茶馆演出。到了2003年,演出队达到了十几个人,更名为“德云社”。

和其他公司不同,德云社如今出品的电影并不多,在影视行业也并显现出深耕布局的姿态,迄今为止也没有融资和上市的消息,靠的是相声回归剧场的潮流和郭德纲的招牌。

即便是这样一个传统运作的公司,其背后的盈利模式主要依赖的是人才的输出。如今,郭德纲也不再是单一的相声演员,更多的是以喜剧综艺导师、主持人、甚至是演员活跃在影视剧和真人秀综艺里,创造了连续九年入选福布斯名人榜的记录。

半路出道的岳云鹏,被视为草根阶级的代表、相声界的阿甘,获得《欢乐喜剧人》第二季冠军后,名气也随之即涨,在相声、电影、综艺全面发展。此外,德云社旗下的张云雷、郭麒麟等相声演员,也纷纷是《欢乐喜剧人》邀约的对象。一旦被观众熟知后,他们的“变现”之路都不再拘泥于传统意义上的小剧场演出,而是在影视圈里频繁涉足,增加自身的商业价值,这也成为德云社产业链的一部分资本积累。

风格别致的辽宁民间艺术团

成立于2003年的辽宁民间艺术团,是本山传媒集团的核心企业,主体部分最初由赵本山任团长,该团是具有辽宁地方特色的全新体制和机制的省直专业艺术表演团体。

至今虽已有15年的历史,但观众对辽宁民间艺术团的熟知,更多的还是来源于《欢乐喜剧人》第一季中,宋小宝带着团队去征战后,贡献出了多个精彩的表演。

此后,以小沈阳、杨树林、程野等为代表的辽宁民间艺术团在多个喜剧综艺中频繁露脸。文松更是在《欢乐喜剧人》第三季中一举拿下了年度总冠军,让这个来自东北的喜剧团队,凭借独特的风格,赢得了观众的喜爱。

本山传媒则以辽宁民间艺术为前身,建立起集演艺、影视、艺术教育于一身的大型文化产业集团。出品了一系列电视剧,并与黑龙江卫视、辽宁卫视合办综艺《本山快乐营》《明星转起来》等节目。

紧跟其后的其他喜剧厂牌

四大喜剧厂牌看似在瓜分市场,但并不意味着其他的喜剧公司没有崭露头角的一天。比如由邓超和俞白眉共同组建的白眉工作室,旗下的艺人张悦驰、代乐乐、陈畅、梁超等均是以白眉工作室的名义参加《欢乐喜剧人》,在喜剧界进行初试水。

在《欢乐喜剧人5》里,被淘汰的金霏和陈曦,来自成立于2008年的嘻哈包袱铺。在高晓攀的带领下,嘻哈包袱铺目前拥有近百名相声演员和专业化营运团队,成为一个集传统与创新为一体的相声、喜剧团体。并在2015年5月完成了A轮融资,2017年5月,嘻哈包袱铺再次完成千万元级别A+轮融资,由光信资本投资。此次融资后,公司已估值过亿。目前,嘻哈包袱铺正在扩展剧集规模,增加线下演出,孵化原创IP。

作为中国首个近景爆笑短播出剧表演团体,由北京爱笑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的《爱笑会议室》曾一度引起收视高潮,里面走出的乔杉、修睿、崔志佳、潘斌龙等一批喜剧演员,或成立了工作室等,或留在爱笑文化里,或加入其他喜剧公司,但他们最后都分别登上了《欢乐喜剧人》的舞台。

喜剧人的漫漫成长路

至此,在喜剧厂牌漫长的成长之路里,有早期借助平台的快车,依靠个人特色打造出风格化的小品走红的;有立足相声行业深耕细作的;有在影视剧中塑造经典的喜剧角色的;有如今选择和资本共舞,在金钱的注资下,快速崛起的;还有在电视剧、网大、网剧全面铺开的。

当《欢乐喜剧人》捧红沈腾、岳云鹏等不少喜剧人之后,也成为新人追逐的平台,越来越多的喜剧热门厂牌将自家的演员输送至此。名次或许不那么重要,但这绝对是一次舞台磨练的时机,也是一次与观众见面的机会。

毋庸置疑,喜剧需要新面孔和新惊喜。但对观众而言,当短视频和自媒体蓬勃兴起,网络的造星能力增强时,受众获取轻松愉悦的途径变多,对于喜剧的免疫程度提高,对作品质量和喜剧演员的要求也会更加挑剔。

另一方面,喜剧新人的与日俱增,并不代表着喜剧人才培养和消耗速度的对等。一个优质的喜剧人,虽然会成为各个栏目争抢的对象,但这背后的成长的却是漫长的历练。

四大喜剧厂牌,发展至今有着其自身成熟的喜剧培养模式和人才择选机制,但这不意味着,新人或者新的喜剧团体没有崛起的可能。在互联网时代,社交软件的多样性,使得走红的契机也更加多元,喜剧人的出头或许未来不再依赖单一的节目,而喜剧厂牌也不再是固定依赖那几个。

观众对于像《欢乐喜剧人》类似喜剧综艺的期待,是更想看到节目能够挖掘出如第四季的冠军贾冰一样的喜剧人才,而不是过度的消耗各大喜剧厂牌中的老面孔。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