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喜剧人》金霏陈曦被淘汰心有不甘,张云雷上台收视登顶

2019-01-28

原标题:《欢乐喜剧人》金霏陈曦被淘汰心有不甘,张云雷上台收视登顶

文/马庆云

1月27日晚间,《欢乐喜剧人》第二期的节目上映。与首期节目相比,这一期的综合收视率有所上升。在晚间九点十分,节目刚刚开始的时候,收视率只有0.2%多一点,此后,随着几组喜剧人的表演渐入佳境,观众也开始用遥控投票,最终张云雷登台之后,收视率实现当期的顶峰,CSM提供的实时收视率显示,张云雷表演时候的收视率逼近了0.6%。

从这份专业收视率数据统计平台提供的实时采样来看,《欢乐喜剧人》到第三组喜剧人登台的时候,实现了收视率上的迅速突破。第三组喜剧人,是郭阳郭亮兄弟组合。此后,第四组喜剧人金靖和刘胜瑛,很好的包吃住了超过0.5%的平均收视。等到第五组喜剧人张云雷和杨九郎最终登台的时候,开局非常不错,持续走高,但随着张云雷相声作品后半程的过分平稳,收视率再次呈现下滑。

收视率实时数据,只是对电视机采样用户的一种系统观察方式。通过这种方式来窥探几组喜剧人到底谁可以真正带动收视率的成长。从目前出现的数据状况来看,可以说,郭阳郭亮兄弟,算是非常不错的黑马型选手,能够带动收视率上扬了。一并,我们不妨来分别看看五组喜剧人的作品质量情况。

第一组喜剧人,是王成思和辣目洋子,带来的作品是《恋人未满》。这个作品内容过分单薄,只是一个男孩向女孩求爱的故事,以误会开场,以圆满结束。王成思的表演水平也并未呈现多么抢眼的效果。反倒是辣目洋子,在撕掉外套开始跳舞的时候,光芒闪耀了片刻。

开心麻花这次派出的选手,目前体现出来的水平,确实很一般。而这个作品却因为没有挑战选手,而直接晋级了。可以说,赛制这么安排,实在是对开心麻花唯一选手的一次呵护。按理说,《恋人未满》这样的作品,在开心麻花的系列里边,只能算得上中等靠下的水平,算是拉低了团队的整体能力。

第二组喜剧人,是金霏陈曦,带来的作品是《我想要个孩子》。两位青年相声演员表演的是小学生和爸爸之间的冲突,要表达的则是现在的孩子真的很难养,让人头疼。这个作品确实可以赢得不少带孩子父母的认可。而金霏陈曦方面,也对自己的作品信心满满。金霏的好处便是,张狂的和曹云金一样,因为水平在哪,所以“目中无人”。做相声,应该有这么一点精气神。

但是,《我想要个孩子》虽然演员表演非常精准,但作为剧本而言的内容,实在太平淡了,不够爆笑。或者说,对观众的刺痛感是没有的。这是一个典型的晚会型的主流相声作品,观众也知道,演员势必在最后呈现一个主旋律正能量的主旨。因为观众过分熟悉这个套路,所以金霏陈鑫的作品走的太平稳了,没有获得可喜的票数。

第三组喜剧人,是郭阳郭亮组合,带来的作品是《舞者风波》。这个作品的好处是,有炫酷,也有煽情,但都是点到为止。双胞胎组合的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别的演员没办法学习的。在这个作品当中,真正拉风的地方,便是兄弟二人分别的舞蹈。尤其最终的两人合舞,是能够带动观众情绪的。

郭阳郭亮是喜剧人舞台上,笑点比较多的选手。他们的路子非常清晰,但每次拿出来的作品,都能让观众眼前一亮。这是一组兼具了辽宁民间艺术团式的笑点和开心麻花式的主旋律的兄弟组合。这组选手,算是可诙谐,可主流,能商演,能晚会。他们晋级,也是对喜剧人收视率的保障。当晚的实时收视,也证明了这一点。

第四组喜剧人,是金靖和刘胜瑛组合,带来的作品是《仙女姐姐》。这个作品讲的是闺蜜之间的互帮互助和相互猜忌比拼,以一个闺蜜见男友为契机,进行了笑点的密集轰炸。金靖和刘胜瑛是代表上海喜剧登台的,获得了当场观众的很大认可。

两位女演员是非常不错的,演技也很值得肯定。但是,江南喜剧艺人总免不得笑点“腼腆”的问题,喜欢在一些北方观众看不到的软包袱当中找乐子。有些时候,南方喜剧艺人容易在某些笑点上“给过了”,让观众觉得有闹剧的嫌疑了。当然,这些可能都是南北文化差异的问题。

第五组喜剧人,是张云了和杨九郎,带来的作品是《我心永恒》。这个拿《泰坦尼克号》两位主人公砸挂的相声段子,早已经被岳云鹏演绎的活灵活现了。张云雷的表现并未超过小岳岳。反应到收视率上,观众在张云雷相声的开场部分,还是用遥控器给予了认可的,让其收视率逼近了0.6%。

不过,这个相声的下半段,就开始滑铁卢了。实时收视率下滑严重。究其原因,是张云雷回应自己是荧光棒相声的时候,过分着急,而忽略了喜剧化的表达方式,缺少更高级的幽默感。这种为回应而回应,不能挂住喜剧包袱的回应,其实了无意义。张云雷在这个作品中说,有些人说我们没有作品。那么,在喜剧人这么好的舞台上,演绎一个让岳云鹏说烂了的泰坦尼克号,真的算有作品吗?

本期节目,整体来看,金霏陈曦被淘汰,十分可惜。这组选手是相声的实力担当。郭阳郭亮的晋级,也十分可喜,他们则是笑点包袱的重要缔造者。

下一篇:没有了